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女友的淫乱一家

女友的淫乱一家

时间:2018-01-13 一》伯母硬吹我
晓晴是我女朋友,我们从国二开始同班,高中不但考上同一所,也很巧的被分到同一个班级。上了高中之后我才开始跟她交往。
晓晴的身材在国中就发育的不错了,上了高中也还在持续发育。高二的晓晴现在已经有傲人的D罩杯了,搭配她修长的一双美腿,身材整个是凹凸有致。好在被我抢先一步下手了,听说从高一下学期开始,晓晴慢慢变成班上男通学心目中的班花了。
每当放学时候,我牵着她的手走在学校里,总是会引来不少忌妒的眼神。
「明天要段考了,你回家也不会念书吧?我看还是来我家,我盯着你唸书。」晓晴不但是个美女,还是个高材生!每每在学校段考里,她总是可以拿到校排前五名。
「妳在我身边我才很难专心看书吧!」我不禁抱怨了一句。
「呵呵‧‧‧」晓晴笑了。
晓晴的家就在学校附近,我已经有来过几次了。
「妈,我回来了。」晓晴打开家里大门,拉着我往内走去。
「晓晴妳回来啦!」晓晴的妈妈从厨房里走出来,然后她看到站在晓晴身后的我,「皓宇你也来啦!」
「伯母妳好。」我礼貌的打招呼。
「妈!明天段考,我带皓宇来唸书的。」
「好好!妈去切个水果给你们吃。」
「伯母,谢了!」其实之前几次来,让我和晓晴的家人混得很熟。
晓晴的爸爸长年在大陆工作,而晓晴的妈妈则是标準的家庭主妇。晓晴还有一个姊姊和一个妹妹,分别是大四和国三。晓晴一家四女都长得很漂亮,而且各有千秋!晓晴的妈妈大概四十多岁,不过保养得很好,身材也是凹凸有致,很难想像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了。
我在晓晴的房里,很认真的看了将近一个小时的书。
「我去一下厕所。」我打开房门,往厕所走去。
往厕所的路上,我经过晓晴妈妈的房间,从房里传出不太寻常的声音。门并没有完全关上,露出了一个小小缝隙,顿时我的好奇心冒起,我蹑手蹑脚的走近房门,我利用门缝窥探着房内。
晓晴的妈妈正躺在床上,一手抚摸着自己的胸部,而一手则是伸进了裙子,嘴里还时不时的发出阵阵淫叫声!伯母把衣服往上掀,解开了胸罩,两手用力搓揉着自己的胸部。
看到这样的画面,我的肉棒早早就硬了。
我计上心来,在房门口假装咳嗽,然后迅速跑到厕所去,我没把厕所的门关上,厕所的门只是半掩着。正当我掏出老二,準备撒尿的时候,一个脚步声出现,然后进到厕所,还把厕所门关上,并且上锁!
「皓宇!伯母有件事想问你‧‧‧」来的人除了晓晴的妈妈,还能有谁?
「我‧‧‧正在上厕所,伯母能不能先出去一下?」
「刚刚,你是不是‧‧‧有在伯母的房门口‧‧‧」
「对不起,伯母!我不知道你在里面自慰!我不该偷窥妳的!」我撒完尿,然后转过身来。伯母的眼睛顿时盯着我搭着帐篷的地方看着。
「憋着很难受吧?」伯母边说,边走向我,然后她蹲了下来,把我裤子的拉鍊拉开。
「伯母,妳要做什么?」我装出一副慌张的模样。
「你偷看了伯母‧‧‧所以伯母也要看回来!」没想到晓晴的妈妈竟然这么说。伯母掏出我坚挺无比的老二,然后「哇」的叫了一声!
「这么大!看来晓晴可有福了。」伯母握住我的老二,我的老二不禁又硬了几分。
「伯母‧‧‧这不好吧?晓晴她‧‧‧」
「别怕!让伯母帮你发洩一下!」伯母那纤细的手,开始套弄着我的老二。
「不行啊!我不能对不起晓晴‧‧‧我们说好第一次要献给彼此的!」我猛然将伯母推开。
「你还是处男?晓晴也真是的‧‧‧」伯母又逼近我,这次她张大了嘴,将我的老二整个含住。
伯母那灵巧的舌头,不停的逗弄着我的老二,一只手则轻抚着我的子孙袋!没经验的我,很快就坚持不住了!
「伯母‧‧‧我‧‧‧快不行了!」话还没说完,我的精液就一股脑的射了出来,伯母正含着我的老二,这下精液全都灌进她的嘴里!
「噢,竟然‧‧‧射在嘴里。」满口精液的伯母,说话有点不清不楚。伯母将精液吐了出来,然后拿了几张卫生纸,擦拭了一番。「看来你还真是个处男,不然怎么会这么快?」伯母淫笑着。才短短十来分钟,我就弃械投降了,这可是奇耻大辱啊!
「伯母可还没享受到呢!」说话的同时,伯母的手又握住我软掉的老二,鸡巴在瞬间又硬了起来。
「这么快又硬了!真不亏是年轻人!」伯母似乎有意进行下一回合,手又开始套弄起我的鸡巴!
「不行!我要回去找晓晴了!出来太久她会起疑心的。」
「也对!这次就先放了你,下次你可要好好补偿我喔!」伯母笑着走出厕所。
《二》伯母硬上我
第二天段考完,晓晴被她几个好朋友拉去唸书,我只好回家去了。
「这不是皓宇吗?」晓晴的妈妈突然出现在我身前。
「伯母‧‧‧妳好!」
「刚打完麻将,正要赶回家煮饭呢!皓宇,要不你来我家吃个饭再走?」
「也好,我爸妈今晚都不在家,我本来还在打算晚餐该买什么吃。伯母,谢了!」
来到晓晴家,我坐在客厅看着电视。「伯母先去换个衣服。口渴了冰箱有饮料自己去拿,不用客气。」晓晴的妈妈转身向二楼走去。一边看着电视,一边喝着可乐,一边想着等等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。突然,一双手从我的肩膀滑下来,抚摸着我的胸膛,然后游移到我的双腿之间。晓晴的妈妈站在我身后,对着我的耳朵吹气,双手很熟练的拉开我裤子的拉鍊,掏出我坚硬的老二。
「呵呵,已经这么硬了啊!」伯母的手开始套弄着我的肉棒。老二在伯母高超的手艺之下,越发坚硬!伯母停下了她的手,然后走到我的身前。
「我美吗?」
「伯母,妳好美!」晓晴的妈妈穿着一件性感薄纱睡衣,内里没有穿胸罩和内裤。
「别叫我伯母,叫我姿莹。」伯母蹲了下来,脱下我的长裤。
「想要我帮你吹吗?」伯母的手指逗弄着我的肉棒。
「伯‧‧‧噢!姿莹,快!我快受不了了。」
伯母露出淫蕩的笑容,然后张开她的嘴巴,把我的肉棒整个含住。伯母的舌尖翻弄着我的肉棒,一丝口水从伯母的嘴角流下。那灵巧的舌头从马眼舔到了我的子孙袋,那种快感不是文字可以形容的!伯母又含住我的肉棒,我双手扶着伯母的头,开始前后摆动起来。伯母慢慢增加摆动的速度,然后又突然停止!
「这次我可不会让你这么简单就出来。」伯母淫笑着,然后把她身上的薄纱往上一撩。伯母肥美的阴户就这样曝露在我眼前。伯母用手掰开小穴,我可以看见从内里流出不少淫液,小穴还时不时的抖动着。「人家都已经湿成这样,怎么能放过你!」伯母双脚跨在我腿上,一手握着我的鸡巴,对準自己的小穴,然后慢慢坐了下去!
我的肉棒顿时淹没在伯母的小穴里,「啊~~」我和伯母同时发出了叫声。伯母开始上下摆动着她的身躯。
「啊啊~~~好爽啊~~~好久没这么爽了!皓宇的鸡巴真够大,都顶到‧‧‧子宫了!」伯母不停浪叫着。我双手扶着伯母的腰,然后往上一提,鸡巴离开了伯母的淫穴。
「怎么抽出来了?快插进去啊!」
「要我进去,就求我啊!」我露出了邪恶的笑容。
「噢,死冤家,坏死了!好老公,求求你用你的大鸡巴插死我吧!」伯母的手又握住我的鸡巴,然后狠狠的坐了下去!还好我够坚强,不然这么用力一坐,换做别人,鸡巴早就受伤了。伯母不停上下摆动,不太需要我出力。不过我的双手也没闲着,揉捏着伯母的双乳。
「噢,我好累喔!小冤家,你也用点力嘛!」我吻上伯母的嘴,舌头不禁交缠在一起。我顺势往下轻吻她的颈部,然后到双乳,伯母的乳头也早就硬了,我轻咬了一下,伯母「啊~~啊~~」的放声叫着。鸡巴对準了小穴,用力的往上一挺!「啊!要死了‧‧‧好爽啊!干死我吧‧‧‧好老公,快用你的大鸡巴狠狠的干我!」伯母又再浪叫着,这样淫秽的话语,让我感到更加兴奋!
我慢慢增快抽差的速度,伯母也随着我抽插速度,越叫越淫蕩。
「我要射了!」
「都射进去吧‧‧‧啊啊~~~人家的小穴好久没有被射了!」
「啊~~~」我叫了一声,龟头喷发出精液,全都进了伯母的小穴。伯母耗尽体力,就这样跨坐在我身上,双  手抱着我。我没打算抽出我的肉棒,就这样一直插在伯母的小穴里。「爽死我了,冤家,真是爽死我了。」伯母在我耳边说,还娇喘连连。肉棒还在伯母的小穴里跳动着,然后又慢慢硬起来,「噢,又硬了!再狠狠的干死我吧!」我又跟伯母大战了一次!要不是时间上不允许,我还想多来几次呢!
《三》女友的妹妹要我教她
晓柔是晓晴的妹妹,虽然是个国三生,但是身材也发育的很好了。年纪轻轻的她,上围也有C罩杯,依我推测,假以时日想必会超过我的女朋友。晓柔的长相很可爱,是可以让萝莉控为之疯狂的可爱模样,连我这不是萝莉控的人,在看到小柔之后,也是感到惊为天人啊!
「皓宇哥,你来啦!」晓柔热情的打招呼。
「晓柔,妳今天不用晚自习啊?」
「今天不用。我先回房间,等等在下来跟你聊。」几次来拜访晓晴的家,都和她的家人很熟稔了。没过多久,晓柔便出现在客厅,并且坐在我身旁。
「二姐呢?怎么不在?」
「她被她好朋友拖去唸书了。」
「是噢!」晓柔突然朝厨房方向瞄了一眼,然后很小声的跟我说:「皓宇哥,我最近交了一个男朋友。」
「真的假的?那不错啊!」现在的国中生,谈恋爱已经是稀鬆平常的事情。
「嗯!他人不错,对我很好。只是….」晓柔话只说了一半。
「怎么?」
「前两天他想亲我,可是我没让他亲。」晓柔红着脸说。
「为什么?」
「人家没经验啊!」顿了顿,晓柔又说:「皓宇哥,你能不能教我?我看你跟二姐常常….所以我想妳可以教我吧?」话一说完,晓柔的脸就更红了。
好迷人啊!害羞起来的晓柔,宛如娇豔欲滴的红樱桃。
「怎么教啊?而且,妳妈在厨房做饭欸!」
「跟我上来!」晓柔拉起我的手,往二楼走去。
来到她的房间,晓柔把房门关上,然后上了锁。
「皓宇哥,教我怎么….不然我男朋友想亲我,我都不知道该做何反应。」
「顺其自然就好啦!」我话一说完,便把嘴贴到晓柔嘴上。
我突如其来的举动,有点吓到晓柔了。她紧闭着双唇,而我则是用舌头不停的逗弄着她,这才让她张起了小嘴。我见机不可失,舌头马上滑入晓柔的嘴里,开始放肆的纠缠着晓柔的舌头。吻了数十秒,我离开晓柔的唇。
「就像我刚这样,对方想吻妳的时候,就让他亲。顺其自然就好。」这时候我才发现,因为天气很热,晓柔的身上只穿了一件小热裤,和一件很紧身的衣服。让我诧异的不是这个,而是我发现晓柔身上的衣服,明显可以看到两个突起物,一位置上来看,那正是乳头的位置!看来这小妮子竟然没穿胸罩,而且现在还激突呢!这下可看得我心猿意马,老二也蠢蠢动着。
「要我教妳更多吗?」晓柔没有回答我,只是点了点头。
「皓宇、晓柔,你们跑去哪啦?可以吃饭了。」楼下传来伯母的声音。
「看来今天时间点不对。不然这样好了,妳真的想要我教妳,妳明天放学来我家。」晓柔又点点点头。
「皓宇、晓柔,你们刚刚跑哪去了?」三个人围着饭桌吃饭,伯母一边吃饭,一边问道。
「没什么啦!只是晓柔说电脑有点问题,要我帮她看看。」还好我反应快!
我继续吃着我的饭。突然,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摩擦着我的脚。坐在我对面的伯母,趁晓柔没注意时,给了我一个淫秽的笑容。看来这双脚是伯母的没错了!那只脚从小腿慢慢往上游移,最后在我大腿内侧停留,摩擦起来。顿时间老二充血,害我一碗饭吃不太下去。
「对了,怎么没看到晓茹姐?」我没话找话聊。晓茹是晓晴的姐姐,也就是晓柔的大姐。
「大学生总是忙着学校的事情。好像是说什么社团练习之类的。」伯母回答。
饭后,晓柔被赶回房里写功课。客厅又只剩下我和伯母。「姿莹,妳还真大胆!刚刚吃饭时脚竟然一直伸过来。妳都不怕被妳女儿发现吗?」历经和伯母做爱之后,我也放开了胆子。
「呵呵,就是这样才会刺激!」伯母淫笑着,双手又摸进我的裤子,「又这么硬了啊!要不要我们现在来一下?」
(四)性爱教学其之一
隔天,晓柔果然出现在我家门外。
「皓宇哥‧‧‧今天,麻烦你了。」晓柔的声音显得有些羞怯。
「先进来吧!」我拉着晓柔的手,然后把她带到我房间里。「妳想要我教妳什么呢?」我看着她,真是个可爱天真的女孩,我似乎不该对她下手的!我的良心突然跑了出来。
「那个‧‧‧我‧‧‧我也不知道‧‧‧」晓柔真的是个很内向的女孩,她的脸红的像娇豔欲滴的苹果。
我真的要把她弄上手吗?良心再一次的跑来。「那我们就循序渐进的来吧!」说完这句话,我和晓柔都没有动作,只是看着彼此。「妳确定要我教妳?」我很认真的问,晓柔只是点了点头。
也不知道她哪来的勇气,她的脸突然靠近,然后嘴唇的对着我的嘴,吻了上去。我可以感觉到她的舌头在我的嘴里滑动着,「这样…可以吗?」
我一时没反应过来,然后她又继续吻我。我受不了啦!既然人家都送上门了,我也没理由拒绝!良心?还是等餵饱我的老二后再说吧!我把我的上衣脱了,「亲吻的时候,可以顺势的往下移动,从嘴、脖子、胸膛、肚子,然后到那人的那里。」我边说,边把晓柔的头慢慢压下去,她也顺着从嘴一路亲到我的胸膛。
「伸出妳的舌头,舔弄我的乳头!这样做也可以让人更兴奋!」晓柔只是迟疑了一下,然后就伸出她的舌头,开始舔着我的乳头。「对,就是这样!来,在往下亲!」我又把她的头压得更下面,「这时候可以先别急着脱下男人的裤子,可以隔着裤子用妳的手抚摸。」晓柔还是照我的话去做,那双纤纤玉手在我的裤子上搓揉起来!
「再来慢慢脱下裤子,对!就是这样!连内裤也脱了!」我的老二猛然跳了出来,晓柔反应不及,还打在她的脸上!肉棒早就硬到极点了,看来这下也吓到她了!晓柔没看过男人的老二,现在我那坚挺无比的老二高举着头,晓柔撇过头去,不敢直视。
「盯着我的老二!不要移开妳的视线,然后用妳的手去爱抚!再来就是用妳的嘴!」晓柔还是迟疑了一下,然后做了个深呼吸,伸手抚弄起我的老二!果然是没有经验,晓柔的指甲时不时的刮到我的肉棒,让我感到有些疼痛。我按住晓柔的头,肉棒逼近到她的嘴边,「张开妳的嘴巴,含住她!」晓柔张开她的樱桃小嘴,然后含住我的嘴巴。
「对!很好!但不只是含着就好,要利用妳的舌头,不停的舔着肉棒!」肉棒明显感受到晓柔的舌头,正因为我的话开始动起来!「记住,妳的头要前后移动着,这样才会让男人更加兴奋!」晓柔的头也开始动起来,好爽啊!
我的肉棒脱离晓柔的嘴,然后让他躺在床上,「接下来妳什么也不用做,让我来!」我开始熟练的脱下晓柔的衣服。那对雪白如笋的双乳,曝露在我面前,我忍不住伸手过去爱抚,「啊‧‧‧」晓柔忍不住叫了出来。我亲吻着她的双乳,并舔着她的奶头。果然是没试过,乳晕和乳头都是极品的粉红色!真是捡到宝了!
我脱下晓柔的裙子和内裤,开始往她的小穴进攻。「啊‧‧‧好舒服‧‧‧好舒服的感觉啊!」在我手指轻抚下,粉红色的肉尻流着淫水,好像在对着我招手,要我用肉棒狠狠的插入!
我受不了了,肉棒摩擦着晓柔的小穴,然后慢慢的插进她的肉尻!哇靠,有够紧的,夹的我的肉棒差一点喷精!
「啊啊‧‧‧好痛‧‧‧皓宇哥‧‧‧啊‧‧‧小力点‧‧‧呜‧‧‧呜‧‧‧人家好痛!」未经人事的处女,当然在第一次的时候会痛啦!不过我也放轻了力道,让晓柔尽量别感到太痛。「第一次都是这样的,过了就没事了!」我一边用言语安抚她。
血从她的小穴里流出来,想必这就是传说中的处女之血吧!没想到我也有替处女开苞的这天!
《五》性爱教学其之二
「皓宇哥‧‧‧轻一点‧‧‧人家‧‧‧好痛喔‧‧‧」泪水已经在晓柔的眼眶里打转。
我不敢用力的抽插,肉棒只能在小柔的处女穴里,缓慢的突刺。我一边插着她的处女穴,一边抚摸着雪白的双乳,还要一边用言语安抚她,「晓柔,别紧张。我们慢慢来!等过了开头这一小段,后面就是美好的世界了。」
果不其然,在我缓慢的抽差将近十分钟后,晓柔的脸上不再有痛苦的神色,反而时不时的发出几声淫叫。「晓柔,我要更用力了,妳小心!」晓柔没有理会我,依旧低声浪叫。我慢慢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晓柔的叫声也慢慢变大声。
「啊~~~好舒服啊!噢‧‧‧」晓柔放声叫着,让我更加兴奋,不禁又加快了速度!
「是不是开始感到舒服了?我就说了,一开始的痛苦熬过去,快乐会来临。」我搓揉着晓柔的粉红色乳头。
「真的好‧‧‧好快乐啊‧‧‧噢‧‧‧怎么会这样‧‧‧啊啊~~」晓柔的处女穴把我的肉棒夹的死死的,好有快感啊!从来不曾体验过这么紧的小穴。
我抽出肉棒,想换个姿势。我把晓柔的双脚跨在我的肩膀上,让她的小穴毫无保留的曝露在我面前,然后我挺枪突刺!
「啊啊~~好舒服啊~~皓宇哥‧‧‧人家‧‧‧噢噢‧‧‧好爽啊!」在肉棒的攻势下,即便害羞如晓柔这样的人,也会发出一些浪叫。
我就这样足足干了晓柔有三十分钟左右。
「我快不行了,要射精了。」我猛然拔出肉棒,精液从龟头中喷发而出,溅在晓柔的腿上。
「噢,皓宇哥,做爱的感觉,真的好舒服喔!」晓柔摊在床上,露出一个满足的笑。刚刚整个过程,晓柔最起码也高潮了三次,果然是处女,特别容易高潮。
「对啊!做爱是很快乐的一件事。」我顿了顿,又说:「有机会我可以教妳更多关于这方面的东西。当然,前提是看妳要不要来。」
「嗯!皓宇哥,谢谢你喔!」她突然起身,用舌头舔去我肉棒上的精液,「皓宇哥,真的很谢谢你!」
事后,我送晓柔回家。
「咦?晓柔,你怎么跟皓宇一起回来?」晓晴一脸狐疑的问。一旁的伯母,也就是姿莹那个蕩妇,也露出同样的神色。
「没有啦!我本来是要来找妳的,半路碰到晓柔,就一起来了。」我坐到晓晴的身旁,搂着她的肩。
「都跟你说这几天段考,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在看书啊?」
「有啊!我今天过来,就是有几个我不懂的地方要问妳。」我拿出一本数学参考书。
「晓晴,唸书就去你自己房间吧!妈要在客厅看电视。」伯母在我旁边坐下。
「妈,我回房间玩电脑了。」晓柔一边说,一边往二楼走去。
「皓宇,跟我上来吧!」晓晴也往二楼走。
「等等,我肚子不太舒服,去一下厕所,我等等过去。」我捂着肚子,往厕所跑去。
躲在厕所大概有一分钟吧,然后我又回到客厅,姿莹还在看着电视。我的双手从姿莹的肩膀滑下,然后搓揉着姿莹的胸部。「不是肚子痛吗?这么快?」姿莹回头看了我一眼。
「骗妳女儿的,不然我们怎么能亲热一下。」我走到姿莹面前,「来干一下!」我脱下裤子,然后从姿莹的裙子里,把她的内裤扯下来。
「不行啊!我怕我叫太大声,会被她们听到。」姿莹又将内裤穿了回去,「不然我帮妳口交?」
「那就来吧!」我压着姿莹的头,肉棒狠狠的塞进姿莹的嘴里!
姿莹的口交果然很令人感到舒服,不像晓柔未经人事一般,姿莹的功力已经是炉火纯青,时而舔着马眼,时而贝齿轻咬我的阴囊。
「噢,舒服吗?」姿莹一边舔我的肉棒,一边说,「好硬喔,含的人家嘴巴好痠。」姿莹的头加快了动作,舌头也更加灵活起来。不到五分钟,精液就整个射在姿莹的嘴里!
「嗯…好好吃,味道真浓!」姿莹将我的精液全吞了下去。
「没想到你敢吃精,真是个蕩妇啊!」
「对啊!我就是蕩妇,每天都想要你用鸡巴干我。」姿莹一边用舌头帮我清里肉棒四周的精液,一边说道。 「好了,快上去!晓晴还在等你。」
「我可以把妳的女儿也干了吗?」我淫笑着。
「她不是你的女朋友吗?」姿莹还给我一个笑,然后继续看着她的电视。
《六》女友
「这一题呢,很简单,你先把这个方程式拆开‧‧‧」晓晴很用心的教我那些我不懂的数学题目,不过我根本没在专心听她讲解,双眼直盯着晓晴穿着短裙的大腿,因为裙子很短,所以晓晴一坐下来,裙襬只是稍微遮住大腿根部,里面的内裤都快露出来了,这真是一个养眼的画面啊!
「欸,你到底有没有在专心啊!」晓晴突然大喊了一声,把我从自己的意淫中唤醒。
「啊?怎么?」
「你给我认真一点啦!都没在专心吼!」晓晴有点生气了。
「不要这样啦!我也很想专心。不过‧‧‧」我的手往她的大腿摸去,「妳看妳这群子,短成这样,露出那么一双大腿,不是想要勾引我吗?这样我怎么专心?」
「欸,谁叫你看我大腿了?自己不专心,还怪我!」
「唉唷,没办法!谁叫妳真的太迷人了。一双大腿就可以把我的魂给勾走了,真不愧是我的女神。」我盯着她的双眼,「妳好美喔!我爱妳。」我吻了她的唇。
两条舌头交缠着,在晓晴的嘴里,我们疯狂的吻着对方。晓晴突然推开我,「别这样。专心点,我们先唸书。」
我没有理会她,又吻上她的唇。「不行,这样我没办法专心。我觉得我需要先发洩一下。」唇分,我看着她说。
我的双手开始抚摸着她的胸部,「好柔软啊!晓晴妳的胸部真是让我爱不释手!」我脱下她的衣服,也解开了她的胸罩。一口含住一边的乳头,一手则逗弄着另一边的乳头。
「噢!好舒服喔‧‧‧」晓晴忍不住发出呻吟。
我贪婪的吸吮着她的奶头,晓晴则是不断发出一些呻吟声。在我一番挑弄之下,晓晴的奶头立刻挺了起来。「奶头这么快就硬了,晓晴妳果然很色。」
「还不是你,嗯‧‧‧不然人家‧‧‧喔‧‧‧」她没把话说完,只是继续呻吟着。
左手顺势往下移,摸进她的裙子里面,隔着她的内裤,我的手指开始抚摸起她的私处。晓晴的呻吟声便剧烈了些,也让我更加兴奋。「这么快就湿了!」我可以感觉到指尖摸到她内裤上湿湿的一片。「想要吗?」
「别逗我了,快点!」晓晴娇嗔着。
脱下她的内裤,果然内裤上有湿湿的一小片。我拿起来闻了闻,「好香啊!」
「干嘛闻?很髒欸!」
「只要是妳的东西,我都不嫌髒。」我把晓晴抱到了她的床上,又和她舌吻一番。
脱下她的裙子,晓晴的阴户赤裸裸的曝露在我面前。我伸出手指头,在她的小穴外游移。「舒服吗?」
「嗯‧‧‧好‧‧‧好痒‧‧‧快受不了啦!」
我伸出舌头,开始舔着着晓晴的小穴。「好多水啊!真是美味!」
「噢!不‧‧‧好酥麻‧‧‧啊啊~~~」
「想要我插进去吗?」
「噢!妳好坏‧‧‧」没等她把话说完,我的手指猛然插进晓晴的小穴哩,「啊啊~~~」晓晴大叫了一声,我估计这一声就算是在楼下看电视的伯母应该也听到了。
「叫的真大声,我想妳妈都听到了。」
「噢‧‧‧都你啦!我妈听到怎么办?」晓晴露出紧张的神色。
「放心啦!妳妈不会来管我们的。」姿莹怎么可能进来,好歹我也餵饱她了。
我脱下裤子,掏出我的肉棒,然后在晓晴的淫穴外摩擦起来。
「噢‧‧‧别在逗我了‧‧‧快进来!」
我没有理会她,继续在外面摩擦着,「想要我进去?妳自己来!」
「噢‧‧‧你真的坏死了,羞死人了!」说来是这么说,但晓晴还是伸出手来,握住我的肉棒,然后对準自己的阴户,插了进去。「啊~~~好舒服啊!进来了‧‧‧人家的下面被你塞满了。」才一插入晓晴就开始说着淫蕩的话语,「欸!怎么不动?」
「求我啊!」
「你真的坏死了啦!噢‧‧‧亲亲小老公,快动啊!快用你的大鸡巴操死人家的淫穴!我需要肉棒,快插死我吧!」
「这样才对!」我开始动了,晓晴也开始叫了起来。
《七》晓茹姐回来了
这几天我发现体力明显不支。没办法,一次要应付晓晴一家三口,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。
这天星期日,我又到晓晴家里报到。按了电铃,开门的却是许久不见的晓茹姐。
「晓茹姐!好久不见了。」我打招呼。
晓茹也就是晓晴的大姐,距离上次见到她,大概是一年前的事情了。没想到今天再见到她,发现晓茹姐更添几分女人的韵味!
「皓宇,好久不见了!你这小子有没有欺负我妹啊?」晓茹姐笑道。
我嘴上当然是说没有没有,心里却暗想,不只是你妹被我欺负了,妳妈也被我欺负了!我正想着该如何欺负妳呢!
能把一家母女四人搞上床,似乎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!
「进来里面在聊吧!」晓茹姐说道。
「来找晓晴的吧?她刚出门喔!」晓茹姐帮我送上茶水,然后在我身旁坐了下来。
「是噢!竟然没跟我说!」我露出失望的神色。
「呵呵,既然来了就坐一下再走吧!」晓茹姐笑着说,「最近过的好吗?和我妹相处还OK吧?」
「还可以啦!不就这样啰。」我开始跟晓茹姐闲聊起来,「妳在外面唸书还顺利吗?」
「都还算不错。」
「是喔。晓茹姐,我们也一年多没见了欸,这次我看到妳,发觉妳比以前更漂亮了。」
「呵呵,真会说话啊!我倒不觉得呢!」
「晓茹姐,妳应该也有个男朋友对吧?大家都说沐浴在恋爱中的女人会变美丽!我想是这样的。」
「还真被你说对了!我这次就是和我男朋友回来,顺便带回来给我妈看看。」
没想到晓茹姐真的有男朋友,不知为什么我的心里小小失落了一下。
「什么时候介绍姐夫给我认识认识啊!」
「你想太多了,只是一般的男女朋友。你这一声姐夫也叫太早了吧?」
「不早,不早!」我打哈哈的,内心又暗道,我叫妳女儿都可以了。
「对了怎么没看到伯母还有晓柔?」这时我才注意到怎么没见到这两人的蹤迹。
「一大早妈就带晓柔出门去了。」
「怎么没带上妳?留妳一个人在家不是很无聊吗?」
「不会啦!我等等还要去找我男朋友呢!」
「噢,原来是这样。」我说,「我看我先走好了。反正晓晴也不在,我就不耽搁晓茹姐的时间了。」
「呵呵,也不赶啦!而且我们很久没见了,聊一下天也不错。」
「晓茹姐,我先走啦!妳就快去跟妳男朋友约会吧!」
我从晓晴家里走出来,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郁闷感。
我拨了通电话给晓晴,「妳在哪?」
「噢,我死党小涵找我去看电影啦!抱歉,没跟你说。你在干嘛呢?」
「刚从妳家出来,本来是要去找妳。不过碰到妳大姐,跟她聊了一下。」
「噢,这样喔!我看完电影去找你?」
「嗯,来我家找我吧!」
回到家里,我躺在床上,又睡了一场回笼觉。
正当我一场梦睡的正甜的时候,楼下的门铃声响起。
「晓晴,妳来啦!」我打开门,果然是晓晴。
「你怎么穿这样就来开门?」晓晴看着我的穿着,讶异的说。
「刚刚在睡觉,听你按门铃就匆忙跑下来了!」我只穿着一件格纹的四角裤,其他一件衣服都没有。不但如此,我的老二还翘得很高。
我一手将晓晴拉了进来,一手将门带上。
我吻上晓晴的唇,她挣扎了一下,逃开我的拥抱,然后说:「又想干嘛?」
「噢!妳没看见吗?我需要你帮我解决他!」我指着我的老二说道。
「真坏!去你房间啦!」
我和晓晴一路打闹着上了楼。
打开房门,我一把将晓晴推倒在我床上。
「我受不了啦!」我脱下晓晴的衣服,开始在她的身上亲吻起来!
我盯着她的俏脸,不知为何,脑中却一直浮现出晓茹姐的脸庞。晓晴和晓茹姐毕竟是姐妹,魔样的确是有几分相似之处。
我掏出肉棒,在晓晴的淫穴外摩擦了几下,「噢!要就快点进来!在这样逗下去,人家可不给你干了!」
「呵呵,淫水都流出来了!就算我想停,妳也不会放过我吧!」语毕,肉棒缓缓插入了晓晴的小穴里。经过一阵抽插之后,肉棒再也顶不住了,龟头一热,精液猛然喷发而出。如果现在被我干着的事晓茹姐,那该有多好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