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十景缎 第一百五十四章

十景缎 第一百五十四章

时间:2018-01-13 华瑄急叫道:「不行啊!」正要再赶上前去挡住慕容修,忽觉一阵劲风激来,脚下一个不稳,差点便要仰天摔一大跤。她定住脚步一看, 慕容修已到了舱门前,「砰」地一声,一脚踢开了门,冲了进去。
  一阵混乱的惊呼声从舱中传出,华瑄心中忐忑,叫苦不迭。只听小慕容的声音叫了起来:「大哥,你在做什么啦!」又听慕容修骂道:「 小丫头半点不知好歹,大哥来帮你都不要?」小慕容的叫声又传了出来:「那也得等我穿了衣服啊!」
  便听得慕容修哈哈大笑,道:「又不是没看过,早不稀罕了!」
  紧接着一阵乒乒乓乓,似是兵器交击声,呼延凤的声音骂了起来:「大慕容,你……你好大胆,不想活了吗?」慕容修长笑不绝,跟着又是一阵乱响,慕容修拉着衣衫不整的小慕容冲了出来,长剑回鞘,一只手上提了两个包袱,还有一团金光灿烂的物事,笑道:「要打的话,穿 好了衣服再来打罢,哈哈,哈哈!」右手一扬,把手上东西一股脑地丢上了自己的船,反手一抓,抓住华瑄的手腕,身子一纵,连同小慕容一 起拉着,跳回了自己的座船。呼延凤没追出来,倒是传来一阵怒气沖沖的大骂。
  慕容修大笑几声,取过船中一根长桿,往呼延凤的船身一撑,小船便向前航出,连撑几撑,便超过了船头,顺风疾驶,两船已离十多丈远 .呼延凤就算冲出来,一时也追不上了。
  这一下变故来得快,去得快,华瑄错愕之际,望了小慕容一眼,只见她脸上犹带红晕,衣衫也只稍微披盖着,这时正匆匆忙忙地束好衣带 ,对着慕容修大发娇嗔:「大哥,你太乱来了!」慕容修随手抛开长桿,破口大骂:「到底是谁乱来?两个小妮子,你们是出海来做什么的? 游山玩水么?周游列国么?半点提防也没有,一个玩得全身光溜溜的,一个想情郎想得有人上船了都不知道,要是来的是敌人,岂不他妈的全 部束手就擒?」
  华瑄羞得满脸通红,低下头去。小慕容却噘起了嘴,道:「要不是她们先乱讲话,我才不跟她们玩呢。」慕容修道:「乱讲什么话?」小慕容道:「她们说,跟女人……」脸上微现赧红,道:「跟女人做,比跟男人做好。」她跟兄长自幼无话不谈,风月之事照谈不误,华瑄却羞 得脸红到了耳根儿,心道:「这……这种话……慕容姐姐怎么好意思说?」
  慕容修嘿嘿一笑,道:「是么?你想帮文渊那小子出口气,倒是贴心得很哪!
  不过你却被摆布得服服贴贴,那可丢脸啦。「小慕容道:」要是她们一个一个来,我才不会输呢。「
  慕容修冷笑几声,转头看着华瑄,道:「你这丫头,又比我小妹更糟糕。」
  华瑄一怔,道:「我……我怎么了?」慕容修道:「怎么啦?你发现身后有人,本来不是要亮兵器了么?怎么长鞭没取出来?」
  华瑄甚感奇怪,眨眨眼睛,道:「那当然啊,我看到来的人是你,又不是敌人。」慕容修道:「所以你就放心了?」华瑄道:「是啊。」
  「哼、哼、哼!」只听慕容修冷笑三声,说道:「小丫头,你太没心机,迟早有一天会大祸临头。」华瑄见他神情严重,心中打了个突, 强笑道:「不……不会吧?」
  慕容修双眼一瞪,道:「你要是不改,我可也管不着。」一挥手,道:「不说了,反正你们两个现在上了这船,那两只淫蕩鸟儿要是还想玩,自有本大爷奉陪,你们两个丫头给我安安分分的,别在船上胡闹。现在去换件衣服,好好睡一觉,明个儿便要到红石岛了。」
  小慕容左望右望一阵,道:「大哥,蓝姑娘没来么?」慕容修双眼一翻,道:「文渊小子不见蹤影,整个策划乱得一塌糊涂,也不必带她 来了。」
  小慕容笑道:「嗯,那么她在哪儿呀?」慕容修怒道:「臭丫头,问那么多干什么?」小慕容笑嘻嘻地道:「好,我不问啦。妹子,我们 去换件衣服,睡觉罢!」牵了华瑄的手,往内舱走去。
  这船虽小,但行得甚快,也尚称平稳。当晚慕容修独自一房,小慕容在另一舱房铺好了被子,拉着华瑄的手,便要同铺而眠。两女感情融 洽,同床共枕也早已习以为常,可是今晚华瑄躺在小慕容身旁,却突然觉得不太自在,一躺下去,又坐了起来,不久又躺下去,继而又坐起来 ,反反覆覆了好几次。
  小慕容甚感奇怪,也坐了起来,道:「妹子,怎么啦?」华瑄双腮微红,说道:「我……我觉得怪怪的,不知道怎么搞得,有点……不太 安心,」
  小慕容奇道:「不安心?」想了一想,忽然抿嘴一笑,搂着她的腰,柔声笑道:「妹子,你该不会……白天里看得害羞,怕我也来偷袭你?」华瑄粉脸羞红,低声道:「不是啦,我……我也说不上来,就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,好像我做错了什么事?」
  小慕容听得摸不着头脑,眼珠一转,笑道:「算啦,别想太多,睡上一觉,什么事都没有啦。」拉着华瑄躺了下来,笑道:「你要是一直 这样又躺又坐,我可睡不着啦。」华瑄嫣然微笑,道:「好啦,我不想了。」
  两个少女相对阖眼,听着海风吹响,慢慢地,小慕容已经睡着了。
  华瑄虽然躺下,却一直放不下心,就是不知道到底哪儿不对劲。她昏昏沉沉地躺着,翻来覆去,辗转难眠。她睏倦地翻了个身,忽然奇怪 :「慕容姐姐不是睡在旁边吗?怎么……怎么不在了?」
  她坐起身来,不见小慕容身影,床铺边旁边却蹲了一个人影。华瑄吓了一跳,连忙跳了起来,惊叫道:「是谁?」那人道:「是我!」华 瑄这才看清,原来是慕容修,吁了口气,道:「是你啊。嗯,慕容姐姐怎么不在?」
  慕容修道:「没什么,我让她先在我房里睡一会儿,免得坏了我的事。」华瑄不明所以,道:「什……什么事?」慕容修冷笑一声,缓缓 站了起来。
  见到慕容修笑得颇为诡异,华瑄忽然感到一丝不安,退了几步。慕容修冷笑道:「小丫头,过来。」华瑄急忙摇头,低声说道:「不…… 不要。」
  声音竟不自禁地发颤。慕容修眉头一扬,道:「不听话的小妮子!」身影一晃,飞快掠至华瑄面前,出手抓向华瑄肩头。
  华瑄举手一格,两人招数一交,一股劲力震得她通臂酸软。慕容修面露狞笑,手掌疾翻,已握住她的手腕,道:「招数不错,内功嘛,可 还嫩得很!」华瑄又惊又怕,叫道:「你……你要干嘛?」慕容修面色阴沉,笑道:「你这小丫头,实在太不会保护自己,本大爷要来调教调 教。」左手探出,抓住了华瑄的右肩,这次华瑄连抵挡都来不及,就被制住。慕容修手上一施力,只听「喀勒、喀勒」几声响起。
  华瑄被他捏得肩骨疼痛不堪,几乎要掉出眼泪来,哀声叫道:「啊、啊啊!」
  慕容修面浮冷笑,微微凑近前去,道:「怎么不运内力抵挡?」华瑄呜咽道:「我……我使不出力来。」慕容修嘿嘿一笑,道:「当然, 因为我已经封了你的穴道。」说着放开了华瑄. 华瑄失了扶持,立时站不住脚,双膝一软,跪坐在地,口中轻声喘气。
  慕容修走到她身后,蹲下身子,伸手摸着她纤细的脖子,冷笑道:「小丫头,觉得如何?」华瑄穴道受制,全身无力,双瞳含泪,呜呜咽 咽地道:「你到底想怎样啦!」
  慕容修随意拨了拨她的头髮,若无其事地道:「假如我继续欺负你,你打算怎么办?」华瑄身子一颤,哭道:「我……我要跟文师兄说, 跟慕容姐姐说,再也不要理你了!」
  慕容修嘿嘿几声乾笑,道:「小丫头就是小丫头。」双手从她背后绕到前头,抓住了她小小的乳房。华瑄又羞又惊,叫道:「你……不、 不要!」
  她本来只觉得慕容修忽然动粗,实在太不讲理,突然被他侵犯重要部位,这才当真惊慌失措起来。她摆动身体,想要挣脱,但是内力施展 不出,又如何能挣开慕容修双臂?
  慕容修手上使劲捏了捏,笑道:「嗯,小小的,软软的,果然还是小丫头,身体还嫩得很。嘿嘿,嘿嘿!」低下头去,在她脖子上舔了一 下。
  华瑄心中大羞,哀叫道:「不……放开我!怎么……怎么……你不能这样啊!」
  慕容修冷笑道:「为什么不行?你叫我家小妹」姐姐「,可又不是亲姐妹,自然也不是我妹子,我既然想玩你,哪有你反对的余地?」说 话之时,极尽所能地玩弄着她的乳房,丝毫没有放鬆。
  这话说得华瑄心中凉了半截,勉强回头,见到慕容修脸上几近残酷的笑容,更是害怕,颤声道:「可是……可是……你、你不是一直…… 一直帮着文师兄……」
  慕容修「哼」地冷笑一声,道:「是啊,现在我也帮他玩玩他的女人。」说着「嘶」地一声,猛力撕裂了华瑄身上的衣衫。
  衣裳碎裂,华瑄惊声尖叫,泪水终于夺眶而出,羞愤地哭了起来:「呜呜……不要、不要!」
  慕容修嘿嘿而笑,隔着她身上一件绣红肚兜,抚摸她的胸脯,慢慢向下摸到她柔软的小腹,手指停在她腰带上,左右划动,低声说道:「 这下面湿了没?」
  华瑄已然羞红满面,用力摇头。慕容修冷笑一声,道:「撒谎!」
  手指左划到右,右划到左,隔着腰带进行挑逗,慢慢接近股间。
  华瑄微微颤抖,哭道:「不要,不要!你……你为什么要这样?我……我又没得罪你啊……」慕容修冷笑一声,道:「你以前也没想过我 会这么做,是不是?嘿嘿,你觉得我常常帮文渊那小子,不会把你怎么样,是不是?
  你跟我家小妹好了,我就不会动你,是不是?小丫头,你太天真了!我早就想干死你,你知不知道?「说着猛然一推,令华瑄趴在地上, 抓着她的腰带,向下一扒,扯下了她的裤子,直至膝弯。
  他不顾华瑄的惊叫,摸了摸她白嫩的屁股,接着拈指一拉,弄断了肚兜繫在腰后和颈后的丝绳。
  「啊……不……不可以!」华瑄惊惶地蜷曲身子,不让肚兜离她而去。
  这肚兜是她身上仅剩的衣物,要是给慕容修剥掉,那就真的身无片缕了。
  不过抵抗显然没有太大的效果。在慕容修的冷笑声中,华瑄的两条腿被用力分开,起初还不算太湿的私处,已被慕容修刺激得氾滥成灾, 难以善后了。华瑄羞愧地伸手遮掩,只有横臂掩胸,夹着半掉不掉的肚兜。然而,稚嫩而诱人的胸部线条已经呼之欲出了。
  慕容修冷笑道:「不必遮了!」他抱起华瑄的腰,令她双腿分在自己腰侧两边,鲜嫩的肉唇便隔着裤裆,与胯下巨棒相对峙。
  「唔……唔唔!」华瑄羞得不断摇头,竭力想要逃避,可是扭腰的结果,鼓胀的阳具反而更有机会揩摩秘洞,刺激得她几欲发狂,洞里流 泉汨汨而出。
  慕容修嘿嘿狞笑,夺走了红艳的肚兜,娇小玲珑的胴体一览无遗。慕容修抓紧她的腰,低头去舔她的乳头。那极其俏丽的小红点被慕容修 含在口中,晶莹圆嫩的乳峰颤动着,流下了一滴滴的汗水。华瑄浑身震动,寒毛直竖只觉羞愧欲死,呜咽地哀求着:「拜託……不要……求… …求求你……」慕容修连声冷笑,解开自己的腰带,拉下裤子,展现出一根硕大的肉棒,顶端发红泛光,气势汹汹。
  「啊啊……走开!」华瑄无助地哭喊着,柔弱的身体竭尽所能地扭着,然而回应她的只有几声险恶的狞笑。她的柳腰被慕容修抓住,完全 没有办法抗拒,被分开两侧的双腿乱踢乱摆,透着屈辱和无奈。
  慕容修盯着她仓皇哀恸的脸庞,突然柔和地笑了一下,道:「害怕么?」华瑄呜咽地点点头。慕容修笑道:「好,给你一个机会。来,你 吻我一下,只要让我满意,我就不插你的洞儿。」华瑄呆了一下,道:「你……你说……吻你一下就好?」慕容修微微一笑,状甚平和。
  到此地步,华瑄别无选择,勉力压下惊惧和羞意,樱唇微启,吻上慕容修的唇。慕容修的舌头很快便窜进她的口中,肆意翻搅。要和文渊 之外的男人相吻,实令华瑄羞得无地自容,然则事关贞节,她唯有使出浑身解数,用她柔软的舌头回应。慕容修一边吻,一边用手在她的身体 游走,攫取她细緻如雪的肌肤。
  华瑄从来没有吻得这么羞耻惭愧过。她红着脸,汗水从额上不住滴落,直至慕容修的舌头退回,才算结束。华瑄胸口起伏,低声下气地喘 着:「可……可以了么?」慕容修舔了舔嘴唇,双手放在她腰际,犹如塑陶般上下抚弄,轻声道:「很好,现在求我放了你。来,快说!」
  华瑄满脸羞红,声细如蚊地道:「请……请你放……」慕容修摇头道:「不对,你要叫我」慕容哥哥「才对!」华瑄一呆,咬着下唇,不 肯出口。
  慕容修笑道:「你称我妹子叫姐姐,叫我一声哥哥也不为过啊。」说话之时,仍细细抚摸她柔润如玉的细腰。
  华瑄无计可施,强抑羞愧,压低声音,颤声道:「慕容……哥哥……」
  慕容修摸摸她的乳房,笑道:「很好,整句话说一次,我就放过你。」华瑄忍着泪水,低着头,哀声求道:「慕容哥哥,请你……请你放 过我吧!」
  慕容修哈哈大笑,道:「很好!」双手渐渐鬆开。华瑄如释重负,重重歎了口气,挣扎着要起身。忽然,慕容修脸上浮现残忍的笑容,低 声道:「天真的丫头!」突如其来,他重新抓住她的腰,猛地向下一拉。勃硬如铁的肉棒,毫不留情,狠狠插入了娇小的秘洞。
  「啊──!」华瑄凄厉地哭叫出来,一股难以形容的痛楚似要撕裂全身。这一剎那间,她似乎堕入了阴暗无穷的地狱,悔恨和痛苦淹没了 全身。那可怕的肉棒贯穿了她的胴体,夺走了她的贞操,粉碎了她天真的思想。
  「呜……啊、啊、呜啊!」小船上悲鸣迴荡,伴随着阵阵狂笑。华瑄的泪水绝堤而出,死命地哭叫着。慕容修抓着她的腰,前后摆荡,肆无忌惮地冲击,灼热的阳具在她的娇躯中暴虐地窜动,爱液四下飞溅,便如她的泪珠一般。华瑄痛苦地哀鸣,奋力想推开慕容修的身体,但是 徒劳无功。她垂着头啜泣,放声哭喊着:「好痛……啊啊、不要!呜、呜救我……文师兄……慕容……姐姐……谁……谁来……救、我……啊 ……呜呜……」
  没有谁来救她,而她的痛苦越来越大。
  她无助地哭着,眼睁睁地看着那根肉棒在稀疏的阴毛之间抽插进出,响着淫靡的声音,侵佔自己的身体。慕容修推倒她的身体,发狂似地 姦淫着,犹如一头狰狞的野兽,贪婪地享受活色生香的猎物。
  她含泪哀鸣,任由慕容修侵犯,没有一丝抵抗。随着阳具一次次深入,华瑄感到身体已开始堕落了,下体不受自己的控制,紧紧夹住了粗 大的肉棒。
  「呜……啊……」华瑄的身体激烈地摆荡着,唇边颤出了一丝津液,她已经失神了,肉壁紧包着炽热的阳具,似乎就是她仅存的力气。忽 然,她觉得股间一阵跳动,肌肉紧绷,听到慕容修大叫一声,一股巨大的热流冲进了体内。
  「不要!嗯──啊啊、啊啊!」随着阳精注入,华瑄彻底绝望了,发出了一阵几近淫蕩的呻吟,满头秀髮因剧烈摇晃而散乱。滚烫精元射 进了她娇小的肉体,全盘沦陷。
  「呜呜……呜呜!」华瑄悲苦地摇头,企盼这场凌辱赶快结束,可是肉棒释出的阳精似乎永无止尽,不断源源而出,身体似乎都快胀裂了 .「扑滋、扑滋」,许多白浊的黏液从花瓣深处溢出,肉棒却还在不断发射。那娇嫩的身体奋力扭动,哭叫道:「啊、啊……我要死了,让我 死了吧!」
  慕容修的面目突然变得极是恐怖,狞笑道:「那就死吧!」双手猛地成爪,挖进了她的心口。
  「啊──!」胸前猛然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,华瑄脑海登时空白一片,尖声大叫,奋力一推,居然推开了慕容修,坐起身来。这时又有一 只手掌,捉住了她的手腕不放。华瑄用力挣扎,哭叫道:「不要,不要,走开!」
  那人用力摇着她,叫道:「妹子,别怕,是我啊!」华瑄哭叫一阵,听那人不断叫她,睁开了眼睛,只觉眼前一阵天旋地转,但随即清醒 许多,眨眨眼,一看之下,只见小慕容抓住自已手腕不放,神情紧张,见她终于张开眼睛,吁了口气,道:「你可醒!做恶梦了,是不是?」
  华瑄呆了半晌,语调有点蠢蠢地吐出一个字:「梦?」低头一看,见到自己身上衣衫完整,股间亦无痛楚,怔怔地望着小慕容,脱口叫道 :「大慕容呢?」
  小慕容道:「大哥?他在睡觉啊。妹子,你……你没事吧?」
  华瑄愣愣地看着小慕容,眉头慢慢皱起,忽然哇地一声,扑在她怀里嚎啕大哭,叫道:「慕容姐姐,慕容姐姐!」小慕容吓了一大跳,连 忙拍着她的肩膀,轻声道:「好妹子,别哭,别哭,怎……怎么啦?做什么梦,吓着了么?」
  便在这时,舱门打开,慕容修走了进来,喃喃骂道:「三更半夜的,两个丫头吵什么东西?」
  华瑄一见慕容修,大声惊叫起来,抓起枕头朝他丢去,叫道:「你……走开,不要过来!」慕容修挥手拍开,紧接着华瑄又把小慕容的枕 头掷来。
  慕容修伸手接过,骂道:「小丫头,搞什么鬼?」
  华瑄呼呼喘气,微一定神,道:「你……你……」这才想起,自己是做了一场恶梦,不禁满脸通红,低声道:「对……对不起,我……我 刚才做恶梦……」
  慕容修皱起眉头,骂道:「做恶梦就做恶梦,关我什么事,要拿枕头丢我?
  难道梦见本大爷玩了你不成?「
  「啊──!」华瑄一听,又大叫起来,棉被、铺盖、包袱都丢了过去。
  慕容修一一闪过,骂道:「喂,喂!臭丫头,你别太莫名其妙!」
  小慕容急忙将兄长推出房去,挥挥手,道:「我来,我来!」关上了门,回到气急败坏的华瑄身边,柔声道:「妹子,你到底做什么梦啦?」华瑄坐在地上,不住喘气,大闹一番后,总算是完全清醒了,放下了手里还没丢出的一只绣花鞋,脸色泛红,说道:「我……我不是故意 的,可是,我真的吓死了……」小慕容道:「是什么梦嘛?」华瑄红着脸摇摇头,却不肯说,心里只想:「为什么……会做这种梦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