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十一章 柳暗花明(下)

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十一章 柳暗花明(下)

时间:2018-01-13 如云也没想到自己的搏命一击会收效如此,楞了一下之后才跳下床来,两腿软到站都站不稳了。看一眼男人,已经有一点要恢复行动的迹象,要是再被抓到,可就再难逃脱了。现在不跑,更待何时?
  侯龙涛躺在地上,一时之间只觉浑身麻木,想要挪动一下手指都难。(不知各位有没有过这种经历,胳膊肘不小心猛的撞在墙壁或是桌角上,整条胳膊就会一时麻木。)十几秒后,身体有了感觉,头上被撞的地方火辣辣的疼,不知自己身在何处。
  突然听到「啊」一声叫喊,掺杂着痛苦和惊慌,费力的转过头。只见如云跪在地上,右手撑地,左手按在左脚踝上,显然是扭到了。原来她想要冲过去开门,却没想到自己还穿着细跟的高跟鞋,两腿又无力,一跑起来,一个不稳,左脚向里一压,伤到了脚踝。
  听到男人活动的声音,可又站不起来,只能拚命的向门边爬去。只有一臂之遥了,如云抬起手臂,尽量拉伸身体,指尖已碰到了门把手。就在这时,双腕被猛的抓住,扭到背后,铐在了一起。「啊!」女人的声音里充满绝望。
  盘着的长髮散开了,被转到身前的男人揪着,头不得不跟着抬起。男人的表情愤怒无比,右手高高抬起,看样子这个大耳光要是挨上,不打的牙掉齿裂是不太可能了。
  如云认命的闭上眼睛,等待着这雷霆一击。可半晌之后,一点动静也没有。奇怪的睁眼一瞧,男人的手还举在半空中,脸上还是一样的愤怒,但眼中的罹气已隐,换成了无限的怜惜与失望。
  四目相对,侯龙涛像是要掩饰自己的真实感情一样,立刻瞪起眼睛,狠狠的一推女人的头,「看你妈逼啊,臭婊子,看老子缓过来怎么收拾你。」说完就捂着头坐进沙发里,一通揉抚。
  八年高等学府中与同窗的勾心斗角,九年商场里的尔虞我诈,让如云练就了一手看人的绝活。无数把自己伪装成朋友的对手,就是因为在最得意的时候,露出了一丝与往不同的眼神,让如云看出了他们心中的贪婪与狡诈,使她能及时调整策略,立于不败之地。也令她深信眼睛是心灵的窗户。
  这个男人从进屋到现在,看自己的眼神中除了轻蔑、自信之外,就是受创后的狠毒。像刚才那一闪即逝的爱恋,如云也曾见过:月玲在侯龙涛怀里撒娇时,两人互望的眼神;自己新婚燕尔之时,一次在镜中看到自己看前夫的眼神。
  「他是真的爱我!?」意外的发现令如云得出一个不可致信的结论,自认看到了侯龙涛心中深埋的款款柔情。看着他疼痛非常的样子,一丝歉意浮上心头。
  「他已经得到我的身体了,为什么还会那么失望呢?除非他连我的心也要。他说要我爱他,服从他,不是开玩笑的。就算在我毫不留情的袭击他之后,仍然没有伤害我的身体,不光是因为他答应过月玲,更是因为他捨不得我。」
  如云会成为同性恋,不仅是由于对男人失去了信心,还因为一句话,「高处不胜寒。」刚到美国时,多少美国佬被她的美貌所迷,可心里还在滴血的她,是不可能答应的。美国男人的臭毛病就是把所有拒绝他们的女人都说成同性恋,又因为有太多的人说,大家也就都把她当成是真的了。
  进入IIC总公司之后,普通的职员都觉的配不上他,连开口追求的都没有,领导层的人又怕背上性骚扰的罪名,也对她以礼相待。再后来就被派回国,手下人对她更是敬畏有加,商业对手又不能信任,一直也就独身下来了。
  直到一年多以前,和月玲酒后出轨,才又有了一个爱人。可月玲就像个小姑娘,从来都是如云哄着她,让着她,女强人心中那种被人疼爱、照顾的需求从来也没真正的得到满足。她渴望能有一个出色的男人能征服她的身心,能让她有一个坚实的臂膀可以依靠。
  侯龙涛这个「衣冠禽兽」才不管什么「门当户对」呢,见了漂亮女人就要弄到手,可正经追又没戏,外加那五千万的事,今晚就铤而走险,怎知一下就敲开了如云紧闭的心门。
  「他就是我的真命天子吗?爱我的心他有了,让我心动的长像他有了,在床上征服我的能力他有了。可他有能让我信服的成就吗?他有进取的事业心吗?这些都是需要时间的。好,我就给他两年时间,让他证明自己,两年之后,他要还没有一点业绩,我再把旧账翻出来,送他进监狱。」就在如云做着心理斗争的同时,侯龙涛也没闲着。
  男人按着头上磕起的大疙瘩,「妈的,这下可麻烦了。我的伪装已经去除了,事情也全说了,根本没法回头了。就算杀了她也于事无补,总公司会再派人来,一样是会被发现,再说玲儿一定不会原谅我,我也决狠不下心对这么美的女人下手。侯龙涛啊,侯龙涛,你丫可真是太小看女人了,不是佔有了她们的身体就能为所欲为的。」
  看着还跪在地上的女人成熟性感的肉体,跨下的肉棒一阵乱抖,「去你妈的,不管了,最多明早让玲儿好好求求她,不行我再拿摄像机的事威胁一下,还不行的话,顶多就是坐三年牢,看守所又不是没进过,就是多住段日子呗。现在先得好好搞丫那一顿,要不然岂不是赔的更大。」
  就在侯龙涛要起身之时,如云也打定了主意,「龙涛,你把我放开,让我看看你的伤。」「什……什么?」她温柔的声音,把男人弄的一楞。「我答应你的第一个要求,至于第二个,我现在不能答应,你再逼我也没用。」
  侯龙涛没听出如云话中的深意,就算听出来了,他现在也决不会相信,「哈哈哈,许总,我在你眼里就那么愚蠢?我被你骗了一次,还会被骗第二次?」「我……我没骗你,你要怎么才相信我?」如云也明白,自己的话是太不可思意了,此时此刻又没有什么方法能证明自己,总不能说:「我被你奸的很爽,所以决定跟你试婚两年,看看你在事业上的成就配不配的上我。」
  「好,我再信你一次,转过身来,我给你打开。」男人站起身来。如云也想起身,可腰上一点力气也没有,只能用头顶着地毯,一点一点的挪动身体,直到一个高高撅起的肥美大屁股对正了他。可心里又产生了一点疑虑,「他这样就信我了,这种没心计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在事业上超过我呢?我的决定是不是……」
  刚想到这,突然感到两只滚烫的手按在自己赤裸的臀峰上。有力的五指已经完全陷入嫩肉,或轻或重地挤压,好像在品味美臀的肉感和弹性,「啊!你干什么?」虽然没有厌恶感,但还是有点突然。
  「干什么?当然是干你了。你姿势都摆好了,我哪有不受之理?」侯龙涛跪在女人身后,继续尽情猥亵着丰盈雪白的大腿和臀肉。如云这才想到自己的姿势确是像等待男人插入一样,「你卑鄙,你不是说要放开我吗?」话虽如此,可又不由的对他没这么简单相信自己感到一丝快慰。
  「切,比起许总来,我还差的远呢。再说,你既不从我,我又不能伤你,就算你不告我强姦,我也会因为挪用公款进去住几年,我这么喜欢你,当然是要借这唯一的机会跟你好个够了。」说着将两个浑圆光滑的臀瓣向外扒开,腰一挺,粗长的肉棒就插进了红润的肉缝中。
  「哎……」女人发出一声悠长的歎息,甜美的快感又回到了身上,只被抽插了几下,高潮就袭了上来。「嗯……唔……唔……」如云再也无力叫喊了,只能发出轻微的呻吟,半张高雅的脸庞随着男人的操弄在地毯上磨擦着,一头黑髮散开舖在地上,一部分还粘在汗湿的脸颊上,说不出的凄美诱人。
  不顾身前的女人已虚弱到了极点,继续大力的姦淫,小腹「啪啪」的撞在大屁股上,带动臀肉一阵阵的颤动。「龙涛……你……啊……饶……饶了我吧……我……啊……」听到如云气息奄奄的哀求,再看她脸色苍白,真是已经洩到虚脱了。
  侯龙涛把住女人的细腰,放开精关,一阵急攻之后,耻骨猛的抵住她的屁股,双手紧抓两片臀瓣,「嗯……」顶在子宫上的龟头开始发射。「啊!」女人像被火烧到了一样,身体向前急蹿,挣脱了男人的双手,扑倒在地。十二年未被精液灌溉过的阴道疯狂的抽搐,如云只觉眼前金星乱冒,失去了知觉……
  不知过了多久,感到有人把自己抱了起来,脱掉了高跟鞋和吊带袜。一会之后,只觉暖暖的,糊在身上粘粘的汗液不见了,体力也在慢慢的恢复。如云张开朦胧的双眼,眼前出现的是侯龙涛带着微笑的脸庞,发现自己正在按摸浴池里,两腿叉开,坐在他的腿上。
  「小云云,感觉怎么样啊?」「啊……」如云浑身懒洋洋的,一句话也不想说,虽然双手还被铐在背后,可温热的水流冲过疲惫不堪的身体,真的好舒服,不由的又闭上了眼睛。
  整间浴室里已是雾气濛濛了,侯龙涛坐在浴池里边的矮台上,看着腿上如梦如幻般的美女,「唉,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,能跟她做这一夜夫妻,就算明天就被抓,我也认了。」想到这,把揽在美人腰上的双手中的一只移到肩头上,轻轻一拉,如云的身体就靠进了他的怀里。
  「唔……」如云秀眉深蹙,却没有反抗,四唇相接,吻的难分难捨。男人的另一只手在傲人的乳峰上揉捏了一会儿,又移到那深深的臀沟里轻搓,嘴也改为舔吻白嫩的脖颈。
  「嗯……不要了……我好累……唔……龙涛……你还想怎么样……啊!啊……啊……」如云的娇喘突然变的高亢,头也向后仰起,原来侯龙涛正在她的后庭上按揉。早听月玲说过肛门是如云的一个主要性感带,现在就来好好刺激她一下。
  「小云云,有没有肛交过啊?」「啊……没有……啊……别摸了……」「那咱们今天就来出『后门撇棍』的好戏吧。」「啊!?那……啊……那怎么行……嗯……我不要……」如云这一惊可非同小可,想到自己的肛门何其紧窄,每次月玲的一根手指想要进去都很费紧,侯龙涛的阴茎那么粗壮,要是真插进来,还不得疼死。
  「有什么不行,今晚你就是我的,我想怎么玩由不得你,我说行就行。」侯龙涛不顾玉人的挣扎,把她抱出了浴池,腰部挂在池子边上,双脚全离了地。拿过边上的浴液,抹在女人的美臀上,等起了泡沫,两指轻而易举就挤进了紧凑的屁眼里抽插起来。
 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如云后庭果然异常的敏感,肥美的屁股左右摇动着,一点也没有不舒服的样子,小穴中又有爱液流了出来。侯龙涛看的也是血脉喷张,「小云云别急,我还有好东西给你呢。」说着就拔出手指,跑回卧室。
  等再回来时,手里已多了一根红色的电动阳具,一开开关,顶端的假龟头就一伸一缩的。把这玩意「噗」的一声捅进如云的小肉洞中,又在自己已恢复元气的鸡巴上也涂满浴液,牟足力气,操入了女人的菊门中。
  虽有浴液的润滑,正在飘飘欲仙之际的女人,还是觉的屁眼一阵剧痛,「啊!疼啊……啊……快拔出去啊……呜呜……」如云边挣扎边哭泣,可屁股被男人紧紧按住,根本没法活动。刚刚恢复的一点点体力也用尽了,只能强忍着那如铁棍般坚硬的肉棒把自己娇嫩的肠避磨的生疼。
  「啊……哎……嗯……」几分钟后,可怜的直肠麻痺了,已感觉不到疼痛,相反的还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快感,肛柱被磨的酥酥麻麻,很是受用,再加上阴道中的假龟头还在不断撞击着子宫,如云又不自觉的娇吟了起来。
  阴茎被奇紧的肠道裹住,把侯龙涛弄的舒畅非常,真是越操越有劲,越操越痛快,一手揪住女人的长髮,一手拍打着她的丰臀,「小云云,你的后庭比小穴还要过瘾,真是爽死我了。」
  这时的如云已经又洩了两次,连呻吟的力气也没有了。侯龙涛在将要射出的一刻,拉出女人阴道中的假阳具,把鸡巴插入,又干了几下,才把精液射进了蜜洞深处,美的如云又丢了一次。
  侯龙涛又和如云洗了个淋浴,「够本了,明早还得疼月玲呢,就这样吧,不就是做牢嘛,操。」擦乾两人的身体,抱着女人上了床,拉过薄被盖上。
  十月中的北京已颇有寒意了,迷迷糊糊的如云不自觉的蠕动身体,靠近男人。搂住她,在额头上一吻,「唉,你要老能这么乖巧该多好啊。」如云实在是太累了,说了一句「龙涛,咱们的事明早再谈。」就睡着了。「嗯?」侯龙涛真是傻了,他还不知道自己又从地狱跨回了天堂……